headerphoto

碰上“一个人写累”的自墙后胡辛束成了一家收割少女心的公司项目

2017-09-12 07:11

  2016年3月,她们正式成立辛里有束公司。5月,拿到真格、罗辑思维的融资。除了胡辛束,她们还孵化辣宝、胡炮儿、山口三姨太等多款IP,签下多位情感博主和时尚博主。

  刘笑辰正在帮一个日本品牌进入中国,做个人品牌化的推广,咪蒙的第一个广告就是她投的。刘笑辰说,“大家对自广告的感觉是有一片天罩着你,我不知道效果好不好,不知道该投多少钱。”

  随着微信流量红利时代的式微,顶破了内容广告的天花板,内容创业者开始思考:除了广告,自的下一步在哪里?

  胡辛束受某品牌邀请去戛纳,这倒是个惯例。之前“包养”过辣辣的品牌还有香奈儿、Gucci、耐克等600多个。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辣辣的粉丝表现得冷淡了,他们还开起了玩笑,“什么时候去奥斯卡啊?”

  3月,刘笑辰决心做胡辛束经纪人时,正是看中了自商业价值,还可以实现产业化。“这与微博的KOL不同。微博里的KOL大多是段子手,往上走只能通过抱团、签约经纪公司来实现变现。但是运营一个微信号,只需要一个人,内容、排版、商务,一个人可以做很多事情”,她说。

  2016年圣诞节,胡辛束联合阿芙在三里屯举办了线支口红展。预热的猜口红色号的H5游戏,PV达1600万。她们想要打破一种刻板场景 :所有节日过成情人节,那么这个圣诞节就抹上口红,自信拍照发朋友圈。

  2015年11月,刘笑辰在韩国酒店里追着胡辛束跑,“必须要写出来,答应好别人的”。

  并且,她们可以想到的最好可能是:从电影营销切入,拿到投资权,投资电影。这是与新世相直接从影视IP切入是截然不同的道,也离胡辛束所要打造的内容品牌相去甚远。

  当南京站的最后一个男生踏进小酒馆,第一句话“我今天失恋了”,胡辛束和刘笑辰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这个男生从宣武门打车,满南京城地一直追着小酒馆跑,红豆live的12万人、陌陌直播的104万人了男生伤心的一天。

  现在她们不满足于此了,做一家广告公司、营销公司的天花板太低。那么,未来这颗少女心的边际在哪里?

  原标题:碰上“一个人写累”的自墙后,胡辛束成了一家收割少女心的公司项目

  建立起个人品牌,胡辛束用了两年。未来切进产品市场,开发产品、完善供应链、线上营销、线下售货,这显然是一个重活。不过,先开发款是一个不错的开端,至少可以先试水。

  一年里,两个人的“胡辛束”纵然跑得快,但也疲了。依赖个人品牌的自,如何从疲惫感里出来?刘笑辰意识到,“内容输出量越来越大,靠单兵作战是肯定不行的,必须公司化,如果不公司化,也必须团队化”。

  现在,她们要用两条腿走。面向用户推出款产品,与网易合作的刷子、与少女指甲油品牌小奥丁合作的指甲油已经在上。自家产品也正在规划中,不过还在保密阶段。

  让更多人知道“胡辛束”的是,她们在南京、、上海开了三个仅存于世4小时的移动小酒馆,专门狩猎有故事的人。其实,这是张嘉佳为了作《摆渡人》的宣传而找到胡辛束的。

  刘笑辰说,“胡辛束是最懂自己粉丝的,因为她就是这类人中的一个。可以打动她的创意,一定也可以打动粉丝”。这些创意的内核就是少女心。胡辛束给公号的简介是,“一个人的少女心贩卖馆”。

  开发影视IP,胡辛束也想过。但是这个想法在与张嘉佳合作营销《摆渡人》之后被摁住了。从与《摆渡人》、《金刚狼》、《乘风破浪》等多部电影合作后,刘笑辰发觉,影视是一个高门槛的事情,对于新手来说,至少现在还不合适。

  不管是为电影片方提供的电影营销,还是为品牌方提供的线上营销,或是全案营销,从定制创意、提供全渠道KOL、对接供应商到物料筹备、活动公关,辛里有束提供全程服务。她们都将少女心的内核植入其中,让更多人记住“胡辛束”的品牌。

  两年前,胡辛束运营起微信公号,贩卖一颗温暖而丧的少女心。之后她和从罗辑思维离职的刘笑辰开起了辛里有束公司。现在她们不满足于此了,做一家广告营销公司的天花板太低。那么,未来这颗少女心的边际在哪里?

  那时,胡辛束负责内容、创意,刘笑辰负责推广、商务。一天接一至两条定制广告,找来的甲方越来越多,不乏奢侈品牌。她们站在商场一层,扫一眼看,“这些牌子基本都接过”。

  在写出《像机器人一样爱你》爆款后,一个半小时后,阅读量突破10万+,三天后,阅读量超过330万。胡辛束猛然一惊,自己的号有两把刷子。她开始为广告主定制原生内容广告,并且发动朋友转发。

  这也是主打少女心的胡辛束的核心战绩:2年,服务过600个品牌,年收入超过千万。

  两年服务600家品牌,为胡辛束积累了不少营销产品的经验。过去两年,在B端,为广告主服务,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营销策划为品牌加码,深化“胡辛束”品牌印象。

  网剧、大电影、影视IP是被瞄准的下一块领地。有数据统计,2017年将有90部IP改编剧目,与2016年相比增加59部,占网络剧总数的67%。今年4月,新世相启动逃离北上广第二季,同时宣布与亭东影业合力开发“逃离北上广”IP,推出主题网剧。

  轻盈、、年轻、柔软、好奇心,又带点混不吝。“少女心”不仅被读者接受了,还被客户们认可。

  单纯做一家策划营销公司或是广告公司,不是辛里有束的目标。因为广告的天花板过低,接一单广告赚一单钱,无法大量复制实现规模化,被胡辛束踢出规划。

  两年前,胡辛束运营起一个微信公号,贩卖一颗温暖而丧的少女心。之后,她和从罗辑思维离职的刘笑辰坦荡地做起了生意,开起了辛里有束公司。

  那是微信公号声势渐长,在商业化的道上正蒙眼奔跑,但是谁也看不到方向的时候。第一条与传统无差,就是接广告。

  回忆博物馆、深夜小酒馆、500色口红展、少女心事电话亭……这些创意是胡辛束拍一下脑门,“我想做这个!”,这就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