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erphoto

裸条放贷人阴魂不散:裸贷女生介绍愿接受“肉偿”的下家

2017-07-27 00:50

  “如果我不给他介绍,他就把我的照片视频放在网上,我真的可以去死了,”秦晓惠对澎湃新闻表示。

  大三学生秦晓惠在去年2月卷入“裸条借贷”风波,将自己的照片抵押给了数个陌生人。本以为还清本息就可以,没想到竟然还被一个放贷人要求“介绍下家”,要求是愿意接受“肉偿”——即还不上钱就提供性服务。

  由于秦晓惠自己的裸条还在王某手中,她不敢与其直接,只能应承下来,好在对方暂时没有进一步动作。

  去年以来,通过“裸条借贷”,民间放贷者找到了的捷径,通过持有借款女性的裸照和视频,对方不以高额利息还款,则要把照片,或者对方“肉偿”,并形成了一条放贷——公开裸条——对方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甚至组织的产业链。

  对她提出要求的放贷人王某,秦晓惠唯一知道的是此人在工作。去年秦晓惠曾经想要还上P2P网贷上的贷款,而通过放贷的QQ群认识了他,抵押了裸照和视频后,借款2000元还了2600元,原本以为删掉了王某的QQ,双方再不联系,没想到对方在今年5月份又通过微信找上了她,开口就问:“有相熟的妹儿吗?”

  关键词

 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表示,如果秦晓惠真的在受到的情况下帮放贷人“介绍生意”,那么有很大构成犯罪的刑事风险,刑法上叫胁,也要承担刑事责任,只不过可以根据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;如果放贷人通过她的帮助他人或者构成其他犯罪的,她有可能跟放贷人构成共犯。而到底放贷人的行为性质是组织还是,要看具体情况,包括放贷人通过什么方式控制借款的女性,双方怎么约定等等。

  王某说,“我可以借钱出去,找原意接受‘肉偿’的妹子,价格可以妹子说,吃住费我包。”

  秦晓惠问接受“肉偿”是否为必须条件,王某说:“不然回不来钱。或者做兼职也行。”

  我是上海新华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辉,关于颅脑手术和神经疾病的问题,问我吧!

  王某还表示,“有妹子就这么‘上岸’的。”他口中的“上岸”,指的是被按月包养,据他讲,一个月能收入好几万,他有相关渠道,越漂亮价格越高。

  而即便按时还上有时高达每周30%的利息,对方也不一定按约定删除裸条,所以“10G裸条”视频才会从网络流出,而秦晓惠等打借条的女性每日,生怕自己的“裸条”有一日在网上公开。

  秦晓惠自己去后,对方也没有,就是让她帮忙介绍,并表示“给你很大的红包。”

  经询问,王某口中的“兼职”,指的就是提供性服务,他还表示:“妹子挺划算,你也可以来,也不是一直做,就一段时间。”